精彩小说尽在专题栏小说!手机版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竞技 > 重返1991

第2章 卖猴票

发表时间: 2021/03/27

八十年代初,爷爷还在邮电所工作,国家发行了第一枚生肖邮票,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‘猴票’。

不过在一开始,邮票滞销,卖不出去,为了完成任务,爷爷只能自掏腰包,用八分钱一枚的价格,买了整整十版,每版80枚,一共花了64元。

而当时爷爷的工资每月35元。

为此,爷爷跟奶奶大吵一架,赌气之下,爷爷将邮票一把火给烧了。

等到了八十年代末,猴票价值开始暴涨。

但那个时候,爷爷已经去世。

直到2010年,老房子要拆迁,才偶然在裂开的墙缝里发现一个盒子,里面装着原本应该被烧毁的猴票。

但却已经被虫鼠咬得稀碎烂。

而当时,整版80猴票已经炒到了百万。

至于眼下,猴票肯定不值那么多钱,但用来当启动资金,却是足够了。

想到就做,夏天骑上除了铃铛,浑身到处都响的二八大杠,直奔乡下老家。

奶奶对夏天的到来很高兴,等夏天说出爷爷托梦给他,说在墙里藏了邮票后,奶奶立即笑骂起来。

“你爷爷那个笨蛋,半夜里偷偷起来把墙皮敲掉,又是敲又是砸的,我耳朵又不聋,怎么可能听不到?

只是你爷爷那人爱面子,我也就懒得揭穿他,随他鼓捣好了。

没想到,才过几年,他就一下子病倒了,走的又那么快,大概是怕我数落他。”

奶奶说着说着,眼睛就红了起来。

“奶奶,您别太伤心,昨晚爷爷给我托梦,说他在那边都好,让您别担心。”夏天安慰道。

“行了,你个臭小子也少糊弄我,指不定是你小时候,你爷爷跟你炫耀过,你这两天才想起来。”

顿了顿,奶奶又说道:“要是你不说,我也把这事给忘了,不就是几张破邮票,有什么好藏的?”

“奶奶,那可是80版的猴票,现在值好多钱呢。”夏天说道。

“是吧?好像前两年你爷爷的老同事来过,说要买什么猴票,让我直接给骂走了,没想到真的能值钱,正好留给我孙子。”奶奶笑眯眯的说道。

“奶奶,我其实是想把这些邮票拿去卖了,然后做点生意,等我赚钱了,给您盖个大房子。”夏天认真的说道。

“看来我孙子是长大了,不过你赚了钱,不用给奶奶盖房子,我住这里挺好的,习惯了。你要好好孝敬你妈,这些年,真的委屈她了。”

奶奶欣慰的看着夏天,然后又开始数落起来。

“你爷爷死要面子,你爸也随他,让你妈夹在中间,左右难受,而且当初那件事情,跟你外公没关系,人家后来也让你妈送钱来了,都是你爸,你以后可千万别学他。”

“我保证好好孝敬您跟我妈。”

夏天哭笑不得,奶奶可以数落老爸,他却只能听着。

接下来,在奶奶的指点下,夏天小心的砸开墙皮,从里面取出那个盒子。

此时,盒子保存还算完整,里面的邮票也被一层油纸包裹着,品相完好,甚至还散发着一股特有的墨香。

只是真的要拿走卖掉,夏天又有些犹豫,毕竟这是爷爷留下的东西。

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,奶奶不耐烦的说道:“行了,赶紧拿走,看着就来气。”

夏天这才点点头,郑重的把盒子包了起来。

又陪着奶奶说了会话,他才离开。

主要是带着这么贵重的东西,晚上走夜路,不安全。

这个时候的治安可没有后世那么好。

真要被抢了,他想哭都没地方。

第二天,他跟父母说要回乡下陪奶奶住几天,然后拿着老妈给的一百块钱,悄然坐上了北上的火车。

虽然省城也有不少收藏家,但真正想卖出高价,还得是首都。

上辈子他看过一部电视剧,名字就叫《猴票》,讲述了一张小小邮票引发的疯狂。

最近几年,收藏邮票的热潮一直在持续,不说人人集邮,那也差不多。

而且到了首都,夏天也多方打探,总算摸清了现在的行情。

经历了去年新一轮的暴涨,如今一枚80版的猴票,市价基本在四百左右。

如果是四联,或者整版的,价格还会更高。

最终,夏天以整版四万八的价格,全部出售出去。

相当于一枚六百块,已经不算低了。

如此一来,十版猴票,总共卖了四十八万。

看着存折上的数字,夏天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。

尽管上辈子也有过几百万的身家,可那个时候,钱早就不值钱了,人家张口闭口,一个亿都是小目标。

可在九十年代,尤其是1991年,万元户还散发着余热的年代,四十八万,无疑是一笔巨款。

这也是他这辈子起家的本钱。

揣着这么多钱,夏天都不敢住宾馆,直接打了个车,兜了好几个圈子,才直奔火车站,连夜坐火车返回。

而且在交易的时候,他故意换了种口音,不让人听出他的家乡在哪。

哪怕交易的对象是一个名誉很好的老教授,他也不得不小心谨慎。

直到下了火车,回到家,他的一颗心,才算真正安定下来。

在家补了一白天觉,晚上夏天约了王富贵,来到城西公园。

他跟王富贵是从小光屁股玩大的铁哥们,一起偷过鸡,打过架,扒过女澡堂,敲过寡妇门。

当然,也没少挨过揍。

王富贵老爸的皮腰带,夏天老妈的鸡毛掸子,都是两人记忆中的痛。

“老板,烤二十串猪肉,肥点的,再来两条腌鱼,两个猪脚,五十个烧豆腐。”

找了一家烧烤摊坐下后,夏天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衡水老白干,豪气干云的说道。

“尽管吃,今晚我请客。”

年,物价虽然开始上涨,但还不算明显,猪肉也就两块多,二十串分量十足的烤肉,就有一斤。

而腌鱼,一条一块五,只有巴掌大,但够咸,最适合下酒了。

烧豆腐最便宜,五毛钱十个。

不加从家里偷来的老白干,这顿饭,至少也得十块钱。

旁边不少人都舔着嘴唇,露出羡慕的神情。

等烤鱼上来,两人碰了杯,就着腌鱼的美味,火辣辣的白酒也开了夏天的嗓子。

“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